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过客逍遥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新作  

2007-11-17 15:55:59|  分类: 原创诗歌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第三只没有出现的胳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See 《巴黎圣母院》/for  达利

 

诗/过客逍遥

 

 

 

黑暗里出现了一排中世纪的牙龈

“现在是阳光“时钟正在荧幕上滴淌阿波罗脑浆

 

“潜意识”紧挨着他坐进了人类的形容词——

他们  不是来颠覆剧场的两种色盲

只是被风吹来的两种器官  或哑巴和吉普赛人的电源插座

 

两种骨头并排

被皮毛和夹克轮番修饰

水草前摇曳的睫毛

指引着头发被熨烫    指引着裤子朝大道奔来

比目鱼产卵的浅滩

一如榨出了鳃和肺的深海

 

现在  世界已经创造完毕

所有精美的物件都在朝粘稠的视网膜飘落

一排栏杆也搀扶着影子  迈出了圣母院大腹便便的钟楼

 

红裙子旋舞

绿色的钟摆

漫游在眼波扭转郁金香的空气中  说:

“一切已经来不及用隆冬的块根拯救”

 

铁链摇响

曼陀铃照样深锁完整的哈姆雷特之恨

假想敌胸前一片铁锈  攀附着缪斯的石膏琴弦

五线谱上  小矮人是音乐跟贵族分享的锡兵:

雪  烟斗里的灰烬  古罗马斗兽场  大的红烧肉罐头

银烛台  羽毛笔  飘走的羊圈和还愿的星斗

叮当作响的酒吧橱下面  是诗歌向太阳学习呕吐的行宫

(在它的阴影里  炼金的巫师幸福地在跳蚤身上探索

馅饼或比萨之秘  画符咒  皇帝的新衣/惊喜:

尖叫着飞走的麻雀又唧唧喳喳落回了掌心)

 

在如此明亮的全局光照下

影子早已和下里巴人一起被打扫干净

蜡炬瞪大黑色的眼睛

皈依了骨头融化和肉一起攀爬上墙壁的白昼——

的确有打雷收衣服挤挤歪歪的柔软时光没被剧本逮到

因为明亮的极致  不是闪电照到了两张立马忘了亲热的嘴巴

恰恰是伸手不见五指  而你偏偏又能荒唐地从指缝里

一一窥见他们:

三个手执钢刀的隐身人

在他们合用的空气里前后左右乱摸了一通

居然没有在骑上静悄悄的板凳时碰到彼此

(而这同样是一个不围绕时间磨盘旋转的闭合圆圈游戏

未经阿贵兄弟向赶来脱掉革命和情感外套的大雁介绍)

 

回头看看  怎么前后都是三岔口呵

茶馆里钉满了明察秋毫的蝙蝠

自缚的茧  漏水的茶壶  爱情正在生烟的旧巢

出来晒翅膀的飞蛾

郊区的拜伦

但季节已经开始在成熟的南瓜上

悠闲地总结了他的四种散步——

以便引来大队不能再次飞起来翱翔的落叶

自动飘落到经年不化的硬骨头莱茵河上

 

在越陷越深的巴黎上空

的确只能容得下三只詹姆斯+金斯爵士*不带腿的马蜂驻足

而它们的密度  令宇宙难以用数不清的星星撒谎

那剧情里的景像如此真切  眩目:

舞台早已搭好(我被迷失了——这天大的奇迹——

上帝知道  所有分头行动的我  终究要在那上面被整合

一念的距离给出了完全相反的意境:

悲惨烈焰  或极乐竖琴——)

风景里有谜一样的要素

“现在  尽情嬉戏吧  我的兄弟姐妹”

——达利如是说

 

千万别用现在时告诉他豢养的这条多愁善感的蜥蜴:

所有的恨

都始于把爱当作唯一的习惯

互相用来把伪善堆积  把人性消磨

 

当曼捷施塔姆  黄玫瑰  兔子  蜜蜂和悄悄打肿了脸的我

走在同一根诗歌编织的绳索上

粉红的女郎——这世界唯美的舌头和救赎——

究竟尝到了什么?(谁能够把他们打上结分开?)

 

 

那最后的隐喻似乎是:

她怀抱着这钻出真理后已然奄奄一息的鬼影——

像个已经从面部彻底根除了雀斑王朝的天使  圣徒

——已深谙修道院漆黑的长廊

从未有过《色戒》里人性的尽头

(而被更内在的绞索唤醒后照样躺到树梢上酿造甜蜜的恋人

才是夸西莫多所能抱出来向每一日的向日葵继续炫耀的美)

 

 

谁把日月卷进达利骑士喝的金属汤里

看到仍在他心底漫游的那根中世纪指针正在不住地弯曲——

“潜意识”那样  连夜溜出隐隐作痛的窗户

把触须般的尾巴丢掉  还给了太空的躺椅:

这西绪弗斯永恒的王座  来回刷新着

一出不断重复的喜剧  和悲剧

终于等到了那条叫做“戈多”或“戈戈+多明戈”的流星

随手扔还给地球人的还在蹦跳的壁虎尾巴

让所有塌陷的枕头更深地陷入了热闹非凡的催眠之中

(达利的又一个圆圈

正在追赶身体的马腿上闭合

“而你将以梦为马  在画踏实了嚼铁的牛栏中

与你自己打着唿哨的毕加索嘴巴狭路相逢“

——达利如是说)

 

“现在  宇宙依然空荡  空荡得难以设想”

用烟斗敲了敲回廊尽头不通往屠宰场的侧门

达利怀抱蜥蜴一个人回家

用一盘只剩下骨头的怪汤

打发了一幅挂满钟表和四肢的名画

 

 

  *詹姆斯+霍普伍德+金斯爵士(1877-1946):英国数学家,物理学家,天文学家。“三只马蜂”之说,源自德语诗人汉斯+约阿希姆+莱德尔的诗作《詹姆斯+金斯爵士的三只马蜂》,“宇宙依然空荡  空荡得难以设想”之句亦源于该诗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